官方微博:

行业动态

快递界的“拼多多”被迫“出圈”,中国物流行业要大洗牌?

  • 作者: 超级管理员
  • 时间: 2020-11-02 14:38:05
  • 点击率: 101

 

拼多多的横空出世改变了电商的格局,经过“618”直播带货试水的抖音、快手、百度等平台也都摩拳擦掌,准备分享直播电商时期的红利。今年的“双十一”大战注定精彩,甚至可能奠定中国电商行业未来几年的新格局。

虽然各家平台在十月底就开始为“双十一”宣传造势,并开始预热活动,但真正的大战还要等进入十一月才会拉开帷幕。

不过,“主力部队”集结的过程中,侧面反映电商行业间竞争的“先遣兵”快递行业,早已战火纷飞。

“外来物种”

今年7月,京东向卖家发布通知称,因为合约到期,停止与申通在内的数家物流服务承运商的合作。而双方未就续约问题谈妥的主要原因,是京东认为阿里已经成为申通的大股东,要求京东物流入驻阿里系电商平台却未得到回应,进而采取的报复性措施。

虽然申通一再强调是京东“自己弄错了”,他们的大股东依然是董事长陈德军,申通依然是阿里的第三方物流公司,但无济于事,合作结束的结局并未改变。

京东和申通的关系引起广泛关注,原因无非京东和申通分别是各自领域的头部企业之一。

而同在7月,圆通总部下发了一封通知,同样宣布了与另一家快递公司的“决裂”,却未引起同等关注,因为圆通的敌人是人们当时还不了解甚至没听说过的“外来物种”——极兔速递。

不过,在9月和10月,申通和韵达也分别发布内部通知,要求全网“不得以任何理由、任何形式”代理极兔业务,并提到了相应的处罚措施,极兔速递就不可避免地闯入公众的视野。

能同时引发多家头部企业“仇恨”的极兔速递来头不小。极兔2015年成立于印尼,其国内运营主体上海极兔速递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樊苏州,前印尼OPPO的员工,而其公认的实际创始人李杰是OPPO印尼的创始人、前CEO。

李杰对OPPO的线下销售渠道建设起到重要推动作用。据腾讯新闻潜望报道,“至今,OPPO代理们仍然认为苏皖浙总操盘手李杰,曾是OPPO线下最牛经理”。

李杰被调往印尼后,苦于当地物流行业的落后,亲自打造了一家为OPPO服务的物流公司,即日后的极兔速递。OPPO在印尼的销售大获成功的同时,极兔速递也因网络完善、配送及时而意外突围。

立足印尼,极兔的业务迅速在东南亚发展开来,目前在全球拥有近15万名员工,业务已经覆盖中国、印度尼西亚、越南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菲律宾、柬埔寨及新加坡八个国家,服务全球近20亿人口。

作为中国人,李杰深知中国快递市场的体量。想要继续做大,中国市场是必争之地。

今年3月,极兔带着超低的寄件价格和更高的派件费用,低调却迅速地正式杀入中国市场。据统计,到2020年9月,极兔的日单量已经突破一千万单。

本来今年中国快递行业的竞争就非常激烈,京东自建物流体系已经成熟,顺丰靠特惠单杀入低价市场,原有的市场格局和价格体系被打乱,各家业务量上升的同时单票收入却大幅下降。此时,极兔这一“外来物种”入侵更是打了中国本土企业个措手不及。

“通达系”感受到巨大的威胁,发布公告限制极兔速递的发展也就在清理之中。

不过,快递公司不完全认可这种说法。

一份通达系通知明确指出了禁止代理极兔速递的原因:“近期发现极兔速递起网后利用我通达百系乡镇代理点、驿站、快递超市、门面、所有合作店及城区业务员派件,并恶意压价竞争市场……”

虽然延续了一贯的自建网络战略,但进入中国市场不到一年时间,极兔的配送网络还不完善。因此就有了使用别家代理商、配送网络的“蹭网”行为。

快递行业的最大竞争壁垒之一就是良好的网络和运营规范。通达系、顺丰、京东等都用了近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建设和完善自己的网络,才逐渐形成现在的规模。有快递公司人士形象的将极兔的“蹭网”行为打了比方:“就像陌生人走进你家,端起碗就坐下来吃饭,这种行为明显是‘挖墙脚’、‘搭便车’,扰乱了基本快递秩序。”

物流专家赵小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双11期间各公司快递量将有很大提升,总部对加盟网点的管控更严格,而极兔的低价竞争对其加盟商网络造成了一定困扰。另一方面,极兔“蹭网”的情况确实存在,通达系会觉得自己多年建立起来的网点,极兔一过来就享用,不仅影响通达系的利益,也不利于加盟商的管理。

“外来物种”的入侵一向是从抢占并牢牢把控本地物种的资源开始。极兔速递的做法有些“不道德”,却充分遵循了自然规律。

先“攘外”还是先“安内”?

国内巨头试图用政策限制极兔的扩张,但由于通达系都采用加盟而非直营的形式,难以实现有效的政策执行。某通达系加盟网点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:“极兔给了钱,有合作,有快递件还是可以给客户收发。规矩几个月前就有,但末端网点很多都拖着,网点太多太散,要全部管住一时半会儿有点难。”

极兔的“金钱诱惑”只是管理混乱的外因,通达系内部的管理和运营模式才是网络难以实现有效管理的根本。

通达系的加盟模式下,快递员不算公司的正式员工,没有同一的薪资规范和保障,基本都没有假期、底薪和五险一金。

持续的价格战让快递公司从商家获得的利润空间被严重挤压,只能通过压低派件费用来挽回损失。据悉,现在通达系的派件员每件派件费用已经降到0.8元。

相反,电商行业近几年依然在蓬勃发展,我国的快递数量依然在逐年增长中,预计今年将突破700亿件。

▲由于每单价格不断下降,业务收入的增速始终低于业务量的增速

快递员同时面临着不断下降的件单价和不断上涨的工作压力,有些人被迫选择罢工或直接辞职。“罢工其实就直接辞职了,反正一天不干活就扣我一天的钱。”有快递员称,“还不如去送外卖,至少挣得多。”

正是因为基本盘不稳,极兔才有了用钱“诱惑”网点铤而走险违抗公司的机会。

通达系公司在对抗极兔的同时,应同时思考如何提高网点的忠诚度,否则真的有可能被“印尼兔子”一锅端——毕竟兔子虽柔弱,背后却是一众“大佬”。

并不柔弱的“兔子”

李杰是谁,可能绝大多数人都不了解。但站在他背后的人却一个比一个名头响亮:隐形富豪段永平、OPPO创始人兼CEO陈明永、拼多多创始人黄峥。

李杰曾是段永平步步高团队的核心成员,而陈明永、黄峥都是段永平的门徒。有传言称,段永平确实为极兔投了不少资金;还有传言称,在极兔早期的2000万美元融资中,拼多多投入了大笔资金。

资金支持之外,拼多多和OPPO还向极兔进行了资源倾斜。极兔毕竟脱胎于OPPO的物流体系,算是OPPO的“自家人”,而拼多多与极兔的合作除了段永平、黄峥和李杰的私交外,还是为了达到双赢而产生的密切合作关系。

阿里今年连续加码对快递行业的投资,通达系基本已经可以归入阿里系。京东得益于刘强东坚持的重资产模式,自建物流体系保证了其竞争力。顺丰作为曾经中立的第三方物流公司,现在也有布局电商的想法,并且此前尝试与拼多多合作似乎未能擦出火花,没有后续。

物流是连接电商平台和客户的纽带。没有物流,产业链下游不同,上游建设再好也没用。

据国家邮政局及各家公司公告所披露数据统计,在去年,阿里平台快递件数占总快递量占比超过40%,拼多多占比超30%,京东占比近6%。阿里今年大举增持头部快递企业,扼住拼多多的物流环节必是重要目的之一。拼多多现在开始发展自己的物流肯定来不及,因此急需一个靠谱的合作伙伴。

刚巧,极兔在快递行业的处境与拼多多在电商行业的处境类似,进入中国的低价补贴模式与拼多多扩张时期的模式相同,两家创始人又师出同门,互相都是最好的选择。

拼多多以约30%的快递数量足够支持极兔在中国站稳脚跟,而极兔的低价符合拼多多商家的要求,保证拼多多的物流畅通。

物流行业是否将迎来新格局?

今年“双十一”,极兔的日均业务量目标具体是多少没有官方披露,但根据各媒体的报道,目标不会低于2000万单。这意味着极兔十一月的业务量比九月又要翻一番。

韵达的限制让极兔迅速“出圈”,来自对手的抵制效果堪比自己花钱打广告。

不过,有了资金,有了业务,极兔就一定能发展好吗?

目前,极兔速递的口碑并不好。在微博上搜索极兔速递,快件“失踪”、快递安全、配送效率等问题被提及频率极高。极兔用低价撬动寄件一端获得的成果,很容易被收件端的差评抵消。

而极兔号称“做好了亏损两年的准备”,对于背靠阿里、京东的快递企业来说,杀伤力也不算太大。

另外,极兔靠“蹭网”满足业务发展速度的日子一去不复返,而网络建设并非短时间能完成。如何平衡网络稳定和业务增长之间的关系,极兔方面只表示网络能满足目前的需求,还未提出下一步计划。

想要同时提高服务质量、建设快递网络、保持业务增长,还得承受来自同业的压力,极兔未来面临的挑战极为艰巨。

不过,段永平的徒弟们似乎都和他一样,擅长后发制人。他自己创建的步步高在爱多年产值已经十几亿元时才进入VCD市场,最终凭着广告大笔投放迅速进入国内销量前三,并抓住爱多内部矛盾重重的机会一举夺魁。

黄峥的拼多多也靠着“敢为天下后”的精神,在人们以为中国电商市场已成定局、阿里系电商的地位无法撼动时,硬杀出一条血路。

中国快递行业“一家独大”的局面还没有出现,顺丰和通达系市场份额占80%以上,却还没有固定格局。而且极兔在进入中国前在东南亚已经建立了稳定的基本盘,理论上讲,极兔比拼多多更有希望成功。

即将到来的“双十一”不仅电商市场可能重新分割,物流行业的战争也将同样精彩。
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10-68519188
  • 010-68519189